一根丧毛

娄滋博女友

众生皆苦,可我希望你快乐。

娄和你番外下

  你被男孩半拖半拽的拉到过山车的检票处,男孩拽着你手指着头顶呼啸而过的过山车一脸期待的把你往检票处拉。
  
  “我觉得……”
  
  你手上微微挣扎,听着头顶还没散去的尖叫声慌了神,看着男孩眼里期待的光嘴里想要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
  
  “怎么了?”男孩看你脸色惨白,半搂着贴近你“害怕?害怕咱们就不坐了!”
  
  “……那我陪你坐完你陪我去摩天轮!”你终究还是没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没问题哈哈哈”男孩又把你楼的更紧了点,推着你往检票处走。
  
  “哈哈哈”你内心已经开始祈祷了自己到时候下场不要太难看。
  
  “哈哈哈要开始了”娄滋博坐在旁边看你,看见你手不知道往哪放,还很是贴心的把你的手放在把手上,拍了拍……
  
  “啊啊啊啊啊啊啊”过山车开动,你紧张的根本没办法抓住把手,随意乱挥的时候,手被娄滋博抓住。
  
  “傻瓜,怕就抓住我的手啊!”
  
  男孩带着低沉笑意的声音被风吹散,可你还是听见了,反抓住男孩的手。
  
  从过山车上下来,你无力的歪在男孩身上,男孩到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
  
  “走吧!去做你喜欢的摩天轮!”男孩搂着你扭头看着身边的游乐园地图。
  
  “好”男孩刚把搂着你的手松开,你就被身边的人撞的往后倒。
  
  “哎呀!没事吧?”当你紧闭眼睛以为自己即将会和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可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入约而至,你试探的睁开一只眼睛,看见的是男孩无奈的笑。
  
  “哎!我真的没事。”你被娄滋博强制性的背在背上,你被周围人透过来的目光弄的脸发烫。
  
  “你这么迷糊,你得在我背上我才能安心啊!”男孩又把你往上颠了颠“搂紧了”
  
  我是你姐姐又不是傻子。
  
  你偷偷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听话的搂紧男孩。
  
  什么时候娄滋博的肩膀已经宽阔到可以承担你所有的不安?
  
  什么时候那个幼稚无比的娄滋博已经开始变得可靠了?
  
  摩天轮上,你盯着外面可见的海发呆,男孩低头摆弄你的手指,你一扭头就看见男孩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又怎么了?”你不禁回想起公交车站的时候男孩也是这个表情,就一阵头皮发麻。
  
  “人都说了,在摩天轮到顶端的时候亲吻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你看快到顶了”男孩的脸还象征性的给你红了一下。
 
  你看着你们身后的车厢的情侣已经开始亲吻对方,眼里都是浓墨重彩的爱意。
  
  你轻轻凑近男孩。
  
  我好爱你。

我有点想你。
或许我只是没有人陪了吧
我还保留着和你微小的联系
你也许没发现,也许发现了只是你不愿意吧
反正之后我全民k歌的花只送给你的彩虹
啊!好像你把那首歌给删了……

娄和你/番外上/

  今天娄滋博约你去游乐园,被抖音洗脑的小孩,在你家楼下还没走几步就开始给你跳他新学的99朵玫瑰花。
  
  你看着给你油腻笔芯的小孩,你的内心是拒绝的。你捂着脸拉着娄滋博往公交车站走的时候,男孩嘴里又开始重复播放第二遍玫瑰花。
  
  你捂着耳朵一直走,等到走到公交车站才发现男孩嘴里的歌变了味,凑近一听发现换歌了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还挺好听的。
  
  这句话在你听到第五遍晴空万里的时候,选择撤回。
  
  “想和饮料么?”你决定做点什么堵住男孩唱个不停的嘴。
  
  “蓝天……可乐。”
  
  Yes 成功。
  
  你悄悄握拳,看着吸溜着可乐终于停嘴的男孩,感叹自己的机智。
  
  和男孩牵着手坐在公交亭的椅子上,男孩偷偷看你,又拿出手机偷偷照自己。
  
  “怎么了?”你注意到男孩的欲言又止。
  
  “你……你不觉得我的嘴唇很白么?”男孩扭扭捏捏的问你。
  
  “有点?”你摸不清男孩的套路。
  
  “那?”男孩盯着你“亲一下?”说着男孩就凑近你。
  
  “……”你的脸开始发烧,看着男孩笑着越凑越近“有人……”
  
  “没事”男孩的鼻息已经近的可以打在你的脸上了。
  
  男孩搂住你的腰,你看着周围人好奇的眼神赶紧推开男孩“车!车来了。”拉着男孩就上了车。
  
  男孩噘了噘嘴就跟着你上了车,车过了一站,你们身边有个座位空了出来,你戳了戳男孩的腰,男孩低头看你
  
  “你坐吧。”
  
  你记得男孩昨天跳舞回来和你抱怨腰疼。
  
  “不用!男人……”男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你直接拉着坐下。
  
  “哇,你这个女人!”娄滋博无语的看着你得意洋洋的脸。
  
  “女人的力量呦!”你得意的弯起胳膊,冲娄滋博挑眉。
  
  可惜你还没嘚瑟多久。车猛的刹车你穿着高跟鞋重心不稳的往前倒,男孩拉住你的手你被男孩拉着歪在男孩的怀里。
  
  “女人的力量呦!”男孩搂着你的腰的力量微微加紧,把头放在你肩头语气调侃。
  
  “闭嘴。”你扭头假装看风景。
  
  到了游乐园,最近狂迷韩剧的你,进园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娄滋博往头饰店走,一进门你发现娄滋博走的比你还快。
  
  呵,熊本熊。
  
  你绝对不承认你吃了一个玩具的醋。
  
  看着男孩抱着熊本熊一脸满足的向你走过来的样子,你把早就准备好的小恶魔头饰戴在男孩头上,拉着男孩往结款处走。
  
  “你给我戴的什么啊?我想带小熊的。”男孩把头饰拿下来一脸茫然。
  
  “带着。”你垫着脚帮忙男孩头饰带好,凑到男孩耳边说“这情侣款。不戴算了。”
  
  “戴戴戴!!!”
  
  “哎!你等会我!”

十万就够哈哈哈哈

非日常:

微博看到这个。
一亿也太多,我是个务实的作者。有人打50万给我,我就把紧张丸从火柴人漫画变成全部正常画风,连背景都画,还贴网点。

魏白【山狼】

※个人爱好 背景情节无须深究 开心就好
※灵感来源《坏家伙们》《自杀小队》
※学鸡文笔 不喜勿喷
※多多评论共同探讨情节发展
※人设来源明星大侦探

【五】

  “各位!”卜凡拿着香槟杯站在舞台中央,面对舞台下方的客人举杯“感谢各位赏脸来参加我卜某人的生日聚会。”
  
  卜凡抬起酒杯抿了口手里的香槟,清了清嗓子“只不过啊……真没想到我小小卜某人的生日聚会也有不少大能来我这里啊?”卜凡的视线扫过在场的人。
  
  “撒撒?”吴映洁拿出藏在头发里的芯片扯了扯身旁撒贝宁的袖子。
  
  “等一会儿吧”撒贝宁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这小子看着五大三粗心眼挺细啊?”
  
  “山鹰暂时停止行动,等候指令。”白敬亭发现吴磊开始向约定好的舞台右侧移动,急忙发布通知示意行动有变。
  
  “收到。”吴磊止住前进的步伐隐于一边的角落。
  
  “山鹰,你知道除了我们还有谁是混进来么?”白敬亭走到魏大勋附近。
  
  “不清楚。”吴磊保持离舞台不远的位置。
  
  “既然来了也给我送个生日祝福,不太好吧?”卜凡站在台上冲台下打了个响指,有人从宾客席被粗暴的拉出来,女人跪在舞台上低着头,手伸进头发里。
  
  “山鹰,立刻行动那个女人和我们一样”白敬亭看到女人的动作,立刻让吴磊启动爆破。
  
  “红狐,你现在就去后门安装芯片。”魏大勋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接收到指示的吴映洁看了眼撒贝宁就悄悄的离开了。
  
  “看着我。”卜凡蹲在女人身前抬起女人的下巴“来都来了怎么不给我送个生日祝福?”
  
  “呵”女人抬头白净的脸泛着泪花,摸出头发里藏着的小刀“去死吧你!”
  
  “安装完毕,随时启动。”吴磊这时已经把芯片安装在舞台上。
  
  “立即启动”白敬亭盯着快被制服住的女人叹了口气,拿出藏好的枪“山鹰灵猴可以撤离了。”
  
  “灵鹿跟我走。”白敬亭看着已经跑到自己身边的魏大勋笑了笑。
  
  3
  
  2
  
  1
  
  女人还在挣扎,舞台右侧被炸开,卜凡往后退盯着女人狠狠咬牙,卜凡的手下开始掩护卜凡撤退,白敬亭手机的枪迅速上膛,瞄准人群中间的卜凡。
  
  “站住!”周围台下的保镖发现了逆着人流的两人,手中的枪还没掏出来就死在了刻着W的子弹下。
  
  白敬亭笑,瞄准了人群中间的脑袋。
  
  “砰!”
  
  白敬亭口里孩子气的拟声音随着子弹一起发出。
  
  正中靶心。
  
  “走!”魏大勋拉住白敬亭的手,往后门跑去,少年的手因为握枪生了厚厚的茧子,少年轻盈的笑声还在身后追赶,魏大勋心跳因为跑步而速率变快。
  
  “红狐启动芯片。”两人坐在车上看着身后追来的保镖,相视一笑。
  
  “拜拜。”
  
  火光四射,白敬亭坐在副驾驶,魏大勋把油门踩到底,换来少年的尖叫,魏大勋把不安分的少年拉回座位“安分点。”
  
  “多开一会儿吧”白敬亭把窗户打开,狂烈的风把刘海吹起来,男孩的表情很享受,魏大勋也趁机摸了摸男孩翻飞的头发。
  
  “好。”

刚睡醒 脑袋很疼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看到杨花大桥了

从刚开始怀着赤诚的手稿再到一份的电子稿

不变的依旧是那座桥

杨花大桥

真真实实感动我的故事

@李知钦_

李知钦_:

  ——————————————

        杨花大桥 无名简版

        
                                    文/李知钦_
       
  
 (BGM建议配合金世正的《花路》)
 
  ——————————————
 
  “그 때는 나 어릴 때는 
  那时候,我小的时候

  아무것도 몰랐네 
  什么都不懂呢
  
  그 다리 위를 건너가는 기분을 
  穿越那座大桥的心情

  어디시냐고 어디냐고 
  您在哪儿啊,在哪儿

  여쭤보면 아버지는 항상 
  我问他他总是说

  양화대교 양화대교 
  杨花大桥 杨花大桥
  
  이제 나는 서 있네 그 
  现在我站在这里了 
  
  다리 위에 
  这座大桥上”
  
  ————————————————

  
  杨花大桥。
  
  故事发生在这座有很多人自杀过的大桥上
  
  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悲伤的隐喻
  
  而事实上这个故事 也的确如此

  
  ————————————————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
  
  是一场无声的悲剧
  
  两人从小就是很好的伙伴
  
  一起和过泥巴 也吵过架
  
  然后 一根棒棒糖 握手言和
  
  一起上学 一起放学回家
  
  想吃清炖参鸡的话男孩会跑去女孩家
  
  因为 女孩的妈妈总是可以把火候掌握得很棒
  
  想吃炸酱面海鲜面的话要跑去男孩家
  
  因为 男孩的姑姑 总是可以在面碗里变花样似的把面捏成不同的动物形状
  
  想要去玩的话要去男孩的奶奶家
  
  因为 江原道 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是这样的关系
  
  普普通通的两小无猜 欢喜冤家
  
  杨花大桥旁是他们的家
  
  这座桥见证了他们的成长
  
  就像江原道杨口郡的老人
  
  眯起眼拄着拐棍 看着他们出生到长大
  
  又是同一所高中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相处的时间
  
  掰着手指数过来是十五年
  
  其实也是放满了一书架的教科书 以及
  
  两人从小就弹的那把尤克里里
  
  两人骑到报废了的两架助轮自行车
  
  也是杨花大桥
  
  —————————————————
  
  两人长大
  
  自然各有各的生活
  
  男孩喜欢篮球 热爱音乐
  
  也凭着不错的长相交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
  
  女孩普普通通 天生想象力丰富 去写了剧本
  
  偶然间
  
  一个导演光临男孩女孩所在的学校
  
  导演很有名 年轻有为 大学刚刚毕业 却斩获了许多权威奖项
  
  导演是女孩的偶像
  
  导演看中了两人
  
  女孩的剧本 以及男孩的形象
  
  是学校主办 于是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开始拍戏
  
  也是后来 戏拍了很久
  
  女孩小心翼翼地告诉男孩
  
  “我喜欢他。”
  
  女孩脸上 是跟小时候藏了糖果后私下告知男孩藏物地址一样的表情
  
  被什么点亮 然后兴奋而卑微地窃喜
  
  男孩只是知道女孩一直很崇拜他
  
  但并不知道拍戏以来 两人长期相处 促使女孩喜欢上了导演
  
  男孩感觉这很正常 也有点无奈
  
  “你表现的那么明显,人家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 当他发现女孩慢慢离他越来越远
  
  当他发现女孩在自己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居然有了危机感 开始坐立不安
  
  原来他自己也不知道
  
  在那天女孩对他说了那句话之后
  
  一粒种子早就在他心底扎根
  
  ———————————————
  
  后来最后一场戏开拍 
  
  开拍前男孩走向女孩 想跟她说话
  
  可是刚低声叫出女孩的名字
  
  男孩又吼了出来 喊她快让开
  
  他看见远处的古装剧组冲过来一头驴
  
  不顾一切推开女孩
  
  男孩倒地同时感觉后脑勺被重重一击
  
  送男孩去医院
  
  一路上男孩一直说头疼还恶心
  
  看到女孩在一边急得要哭
  
  赶紧忍着痛憋回去了刚想喊疼的话
  
  顿了顿又开玩笑似的问
  
  “为了你,我可是脑袋都被驴踢了”
  
  “要是真被踢坏了”
  
  “你会养我一辈子吗?”
  
  女孩支吾了半天
  
  “……你脑袋还真的是被踢坏了。”
  
  明明是开玩笑在讲 想努力逗女孩开心 
  
  但男孩总觉得有点悲哀
  
  其实在他走向女孩之前
  
  手中握着的手机刚发出去了一条短信
  
  “对不起”
  
  “我们分手吧”
  
  “我要跟她告白了”
  
  男孩喜欢着女孩
  
  原来是从很久以前开始
  
  ———————————————
  
  TBC.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杨花大桥
  
  首尔确实有杨花大桥这座桥
  
  同时杨花大桥也是一首歌

        歌词内容跟这篇文没太大关系 
  
  但是最初听的时候真的是很感人
  
  当时就想 一定要写一个关于杨花大桥的文
  
  现在如愿以偿
  
  这本书也是伯贤那本《My Answer》的简化版本
  
  剧情简化成短句 主角从伯贤跟顾燃变成了女孩跟男孩
  
  对于速食的读者 我推荐这本书 
  
  简单来说就是这些吧
  
  食用愉快.
  

       ————————

        汤圆搬运工 李知钦_

        原作者 闵一 已授权
  
  
  
  
  
  
  
  
  
  
  
  

最重要的是开心。

重山。:

魏白是一个很有希望感的cp,不是说这对rps会成真的那种希望,我的意思是,他们很好,始终是年轻的、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还没有被世俗搓圆磨平。衍生cp千万,但哪怕是公认的最惨贫穷组,他们活在淤泥里,可他们始终在与生活抗争,在迷雾里发出自己的幽微光芒。他们真的太好了,好到我写文的时候总是想替他们一笔揽下人间所有辛酸疾苦,赠他们世间所有美好蜜糖。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们。


  


最近这两天觉得自己很浮躁,特立独行的解压方式就是断网睡觉。睡了很久,梦里除了二位老师什么都有,刚刚被两只大蜘蛛吓醒。


  


吃完晚饭,明白了,我是在担心我会在追名逐利的道路上丧失本心。


  


陆机的《文赋》里有句话,“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看到这句话,心头波澜万千,登时格局开阔不少。是我太囿于形式了。


  


写同人就是用爱发电,LOFTER虽然有了打赏功能但也折腾不到我这儿,热度固然让我开心,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为了热度去写百八十个萌梗堆起来的小段子。静坐反省,刚看见一握灰老师的lof,开头就是一句,搞cp呢,开心最重要。


  


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