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丧毛

隐姓埋名小可爱

娄和你/13/

  今天是男孩返厂的日子,和你说好是九点到达大厂,你就设了八点的闹铃。
  
  一切都安排上了,你却忘了娄滋博这个不稳定的因素。
  
  等八点的闹铃响起的时候,你被刺耳的铃声从梦境中剥离,你伸出一只手,迷迷糊糊的在枕头上摸索还在放肆吵闹的手机。
  
  可是你没有触碰到手机,却碰上一只手,闹铃声戛然而止,你被手上传来的冰凉触感激的彻底摆脱了梦境余温的控制。
  
  可还没等你有任何反应,你已经被抱住,你的鼻尖嗅到独特的少年气息。
  
  你突然就安了心神,往男孩的怀里钻了钻,用手环住男孩精瘦的腰身。
  
  “姐姐,知道诱拐未成年是犯法的么?”男孩的低音炮带着低沉的笑意。
  
  “轻则三年重则死刑”你抬头对着男孩笑“放心,姐姐蹲的起!就是不知道某人舍不舍得?”
  
  “不舍得不舍得”男孩赶紧开口,手捻了一绺你的头发,轻轻的在手里摆弄。
  
  少年的身上还带着外面早上还没来得及散去的寒气,混着男孩身上独特的少年气,横冲直撞的把你包围住,倍感心安。
  
  其实作为姐姐的你,面对着还没经历多少世事的男孩,就这样搭上了你这条船,说着共生死的话,就和你搭了伙在这片叫人生的海上飘飘荡荡。
  
  你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觉得男孩也许还没见过几个女孩,或许是从前目光所及都是青春靓丽的小姑娘,自己给男孩带来的只是新奇独特的感觉。
  
  你曾经也和男孩这么说过,男孩沉默了很长时间,低着头在你身边坐着,像是突然迷路的小狗,在一个十字路口迷茫的看着,忘了以前所有的前进方向。
  
  那一刻你和男孩都是沉默的,你知道无论男孩那张嘴里吐出任何的答案,你都会笑着接受。
  
  长痛不去短痛。
  
  这是你一直供奉的人生信条。
  
  “姐姐,这个问题我也想过。”男孩抬头拉住你的手“我给了自己一天的时间回想我见过的所有女生,包括我妈”男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可是,每一个人给我的感觉都和姐姐给我的不一样,我只要一想起你我的心里都有难以言喻的悸动”男孩牵着你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宽厚的胸膛传出的震动震的你的手指间微微发烫。
  
  “我这颗心啊”男孩像是很无奈的说“他就对你这么跳而已,要不然……”男孩贴近你“你就在这颗心上刻上名字吧!就让它只属于你吧,好么?”
  
  男孩的声带着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耳朵上,你身子微微颤抖,你的反应像是取悦了男孩,男孩的胸腔穿出一阵带着笑意的低鸣。
  
  你已经坐上我这条船了,已经说好了要陪我在孤独的海上飘荡了,那你以后就别想逃了,娄滋博。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