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丧毛

娄滋博女友

娄和你/14/

  突然之间小小的化妆间又重新塞了满满当当一百人,你还是有些感触的。
  
  你面前还是坐着男孩,男孩还是笑眯眯的递给你一听可乐,他还是你嘴里的小萝卜。
  
  也就只有一点不一样,他已经是你的了。
  
  很快就开始了百人表演,你没有去台下,因为你还要忙着帮剩下的崽子们上妆,你看着一个个已经可以从容面对舞台的孩子们,再也没有当初面对舞台的紧张了。
  
  娄滋博离开大厂的那天,剩下的练习生似乎都对你更亲近了一点,你猜也许是男孩怕自己一个人孤单吧,或者是自己接替了选管的位置,崽子们想亲近亲近你,你也跟这群长不大的一起贫。
  
  远门藏在宿舍的可乐,现在也成了整个厂子的团霸,每天都是一副面瘫相在厂子里晃悠,对于这些爱的不行的崽子们高冷的狠。
  
  甚至要是可乐某天晃荡到他们的练习室,在角落窝成一团睡觉,他们都要关了音乐在可乐周围围成一圈,带着一脸姨母相。
  
  你后来和男孩学这件事,男孩先是笑了一会儿,之后表情严肃的让你把手机面向可乐。
  
  “可乐不要忘记我是你爸爸!”你背对着屏幕都能想象男孩一脸委屈唧唧的表情。
  
  “喵呜”可乐伸出肉爪子拍了拍屏幕。
  
  节目结束了,九个人出道,其他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很残酷可就是这样。
  
  你看着崽子们一个个下台,你一个个都抱了抱,你也微微红了眼睛“以后你们就可以好好睡懒觉啦,没我这个老阿姨叫你们了。”
  
  节目结束的比你想象的要早,师傅批给你的假期还有一月有余,你想了想和男孩说想去男孩那边,男孩自然是同意的,把电话给你经纪人一商量,人家自然是愿意让你来的,语气里的欢迎让你想到了为了男孩要来大厂的那封邮件。
  
  你坐上飞机,来到男孩所在的地方,看到了来接机的工作人员,看了一圈没有看到男孩,心里微微失落,但是你也知道男孩身份的特殊性。也就释怀了。
  
  等你坐上车,发现来接机的工作人员没有跟着你上车,反而把门关上了。
  
  “姐姐!”从后面伸出一双手,把你拥入怀抱里。
  
  还是独特的少年气。
  
  你安稳的往后靠在男孩的怀里,摆弄着男孩骨节分明的手。
  
  “我好想你。”男孩把头埋在你的颈窝,温热的呼吸打在你颈窝上,你经不起痒,缩了缩脖子。
  
  “走吧!”男孩松开了你,但还是牵着你的手,拍了拍前面的隔板“叔!走啦!”
  
  “去哪?”你拉着男孩的手。
  
  “我家!”男孩侧头对你狡黠一笑,拉着你的手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
  
  别看他那个自信的样子,你能看出来他眼里的不自信。
  
  你笑了笑顺势往男孩怀里靠“好啊!”
  
  你其实并不太担心,你知道男孩有自己的方寸,到了男孩住的地方果然看见男孩老老实实的又码了一张床在旁边。
  
  傻孩子。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