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丧毛

娄滋博女友

山狼【六】

.  一路不回头的开,魏大勋用余光欣赏身边少年的侧脸,几缕头发被风吹的扬起又轻飘飘的落在少年的脸上。
  
  挠的魏大勋心里痒。
  
  “专心开车”白敬亭骨节分明的手插进发丝,慢慢撩起,昏黄的路灯打在少年有分明棱角的侧脸上,车里广播播着孤单的民谣调子,一切和少年有关的都重合在一起再慢动作播放。
  
  就像电影里被爱神射中凡人之心的画面。
  
  艹
  
  魏大勋猛的踩下刹车,轮胎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没系安全带的白敬亭差点顺着惯性飞出去.
  
  “你他妈...”白敬亭捂着脑袋,转头对着魏大勋就是一拐“疯了?”
  
  魏大勋也没躲,就直直盯着白敬亭的手看.白敬亭疯了二字一出口,就发现魏大勋的耳朵红了,白敬亭好笑的捏了捏魏大勋的耳垂.
  
  “我知道小爷我有魅力,可小爷我没想到我男女通吃”最后一句话是白敬亭贴在魏大勋微红的耳边说的,微凉的嘴唇擦过魏大勋发热的耳垂.
  
  魏大勋耳朵上的红潮曼到了脖子.白敬亭被魏大勋按回座位,系上安全带,白敬亭就忤着头看着魏大勋红着脸坐的笔直的开车,忽然视线被覆盖住.
  
  “别那样看我”
  
  魏大勋略带留恋的收回手,继续漫无目的开。
  
  白敬亭在军营待的久.看到的多了,也自然知道魏大勋脸上的红意味着什么.军营里也有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勾着肩搭着背,任谁也看不出两人的小九九.也就白敬亭盯着两人的背影.掏出私藏的烟借着明明灭灭的火,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
  
  白敬亭目光下移,瞥到某处.白敬亭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声.
  
  “干嘛”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可白敬亭还是从他语气里听到了丝委屈。
  
  “用我帮你么?”白敬亭伸出一只手,算不上明亮的月光盛在少年的手心。
  
  又是一个急刹。
  
  白敬亭有些庆幸刚才被老老实实系安全带,当又被安全带拉回椅背,白敬亭还是烦闷的皱了皱眉。
  
  “有些事别开玩笑。”魏大勋把目光从那捧月光离开。方向盘打个转,车子掉头驶进城市。
  
  “我没开玩笑”白敬亭略带遗憾的回头看原本很近的海,白敬亭鼻腔里还惨留着青岛海风侵略性咸味,白敬亭把视线重新对焦前方。略怀念的品味咸性空气,却在咸中品出些苦。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除了单调的薄荷味再无其他。
  
  是他的啊!
  
  白敬亭看向专心开车的魏大勋的侧脸,脸上平常主演的梨涡反常没有出演今天的戏幕,反是深深皱起的眉头今天抢出了主番。
  
  车子驶进车库,车里只有仪表盘微弱的光。
  
  “你家?”白敬亭看着四周。
  
  “对.不知道你家在哪”魏大勋解开安全带,握住白敬亭要解开安全带的手凑近少年。魏大勋闻到冷冽的薄荷气“你真没开玩笑,嗯?”
  
  白敬亭只觉得自己被魏大勋身上的清苦气包围住。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