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毛

希望每一个人快乐

山狼【卜凡番外】

请勿上升真人×3
一直相信所有的恶人都有成为恶人的不得已的原因,所以私心有了这篇番外,一直在改动结局,因为舍不得,山狼的卜凡凡真的……让人难受,写着写着就真的哭出来了,希望你们也有这种感觉。
最后祝ONER出道快乐

  卜凡出生在一个可以看得到海的地方,一睁开眼,扑鼻的是鱼干的咸味和海风里独特的温柔。
  
  卜凡的父母是普通人,卜凡本应该和他们一样,早上挤在人潮中晚上在菜市里游走和每个食材近距离观察确认一下眼神,回家有昏黄的灯等他,女人孩子父母,都在。
  
  可是这一切美好的幻想都在卜凡还是卜凡凡的时候破灭了。
  
  卜凡找不到自己推开门看见父母面目狰狞躺在血泊中时可以形容自己心情的形容词。
  
  恐惧?
  
  愤怒?
  
  悲伤?
  
  卜凡手上还握着自己从路边买来的玩具,再回家的路上还在担心会不会收到父母的责问,劣质的塑料变形金刚掉落在卜凡脚边,坚毅的铠甲沾染了血。
  
  “爸!!!妈!!!”
  
  走廊的声控灯亮了又灭,戴着口罩的人来了一个又一个,家里门口挂的艾叶也已经掉落,沾上灰尘和脚印。门口被黄色的胶带封住,卜凡就坐在家门口的楼梯,以前他和爸爸就坐在这里看月亮。
  
  葬礼举办在一个月亮很美的晚上,卜凡安静的穿上孝服,跪在暂存尸体的棺材前, 他要在这里跪一整天,看着已经冰冷的父母化成一把土。
  
  他要把父母的骨灰撒在海边。
  
  火化的时候卜凡也在,如同倔强的小兽任亲戚怎样拉扯也固执的跪在原地看着自己的父母慢慢被火吞噬化成虚无的灰土。
  
  卜凡捧着骨灰盒回绝了跟随亲戚的建议,如果卜凡没有认错的话当时亲戚脸上的表情应该是轻松的。
  
  没有遗憾。
  
  卜凡笑了笑,捧着骨灰盒来到海边,盒子上父母的笑容一如往常,卜凡想以前回家的时候父母就是这么笑的。
  
  妈妈会抖落自己的外套说自己又在外面淘气,爸爸会摸着自己的头说男孩子就要这样啊。
  
  卜凡盯着天上的月亮,喉咙发涩,终于控制不住的哭出声。
  
  像迷途受伤的找不到路的狼。
  
  “爸妈,今天的月亮真好看。”
  
  我没有父母了。
  
  卜凡伴着月光离开海边,表情冷硬眼眶发红。
  
  卜凡的未来的美好生活的三项触发条件父母,女人,孩子。
  
  第一项 失败。
  
  最后警方抓捕了杀害卜凡父母的凶手,卜凡一个人见了凶手一面,卜凡和凶手在一个房间,看着凶手平静的面孔,内心的不甘疯狂发酵,卜凡如疯癫一般冲屋子中间的凶手喊“你不害怕么?啊啊啊!”
  
  凶手只是勾起嘴角的笑。
  
  屋子里只有卜凡痛苦的哭泣声和凶手愈演愈烈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凶手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眼泪都笑出来。
  
  “我不害怕!”凶手的手剧烈的一挥铁锁链被带着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恶魔的夺魂铃。
  
  “我害怕什么?小朋友?我有枪我有什么害怕的哈哈哈哈”凶手想要站起来离卜凡更近一点,但是却被警察压制住“谁想伤害我我就杀了谁,谁看不起我我就杀了谁,谁来我杀谁!”
  
  凶手咬牙切齿的声音如同利剑一样插入卜凡还未成长起来的灵魂深处。
  
  有枪什么都好。
  
  这是卜凡除了游泳之外第二个自己学会的东西。
  
  凶手痴狂的笑声还残留在卜凡的耳朵里,痴狂中的无助卜凡没能听到。
  
  后面的故事就很简单,卜凡找到了当地的富商,成为了上不了的明面的‘义子’,生存的意义就是替别人死,帮别人走所有危险的路,可是卜凡没有死,反而成了富商唯一认同的孩子。
  
  “我要的是狼,即便他最后一定会吃掉我。”
  
  卜凡摘下富商的呼吸器,冷峻的面孔早就没有以前单纯的笑容,月光照在卜凡手心。
  
  那双曾经稚嫩的手如果还在手里应该有海风残留的温柔吧?可是现在这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粘上血腥,和当时的变形金刚一样,掉入了血泊之中。
  
  “一切都不一样了。”
  
  之后卜凡成为压制在这座城市的阴影,用强硬的手段压制了所有富商子系的残留势力。
  
  至于后来在卜凡生日出现的女人,是卜凡的爱人。
  
  他们之间的故事已经模糊不清,只有的是女人有了卜凡的孩子。
  
  其实当时卜凡说的不速之客不是女人,而是陪着女人来的男人,可在关键时刻女人推开男人自己走了出去。
  
  周围的人没能理解当时卜凡的笑有什么意味,可是女人可以。
  
  你也不要我了么?
  
  女人自从知道卜凡是军火商之后就和卜凡断了联系,卜凡没有去找她,卜凡只是在每个月光很美好的夜晚开车到女人家楼下。
  
  他想女人会理解他。
  
  可是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卜凡的那根线断了。
  
  那个男人很快就离开了,卜凡下车把下来送男人的女人扛在肩上,只给了后面惊讶的男人一个算不上注视的眼神。
  
  “滚”
  
  那个夜晚月光洒在卜凡和女人赤裸的肩头,女人把头埋在卜凡怀里,卜凡盯着女人赤裸的肩头,把被子往女人身上拉了拉。
  
  “我以前……”
  
  卜凡面色平静的讲述自己的童年。
  
  女人紧紧的抱住了卜凡“以后我陪你。”
  
  卜凡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疯狂的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卜凡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到女人身边,护住女人尽管爆炸点就在身边。
  
  “答……答应我”卜凡想摸摸女人的脸但是也是把手停在半空,他不想让这些污秽沾染到女人,可女人却主动把脸放在卜凡手心。
  
  泪眼婆娑。
  
  “好好活下去别……别像我不……不好。”
  
  “你不能死啊”女人机械的擦着卜凡脸上的血“你不要我你不能不要我们的孩子啊啊啊”
  
  “对不起……”
  
  卜凡的未来幸福美好生活,父母,女人,孩子。
  
  他没有父母,他有女人,他还有个孩子。
  
  他一定很可爱吧。

小红心 小蓝手 小评论走一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