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丧毛

隐姓埋名小可爱

假如坤音有个妹妹(卜凡①)

我有个秘密。

我喜欢一个人。

她来到我的世界的时候,那时我还是长头发,懒得打理头发就乱乱的散着,就如我那段时期的态度。

那时候的我想不明白一个问题。

我为什么要来当练习生?为什么要每天从早上练到深夜?为什么连给父母打电话也难以启齿自己今天干了什么?

只有一组一组的基本功,一组一组的拉伸,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这算什么?

每天纠结着该死的循环什么时候能终止。

为什么不安安心心在北服做自己的模特,走规划好的道路。每天国内国外飞,各个秀场跑不用承受每天拉伸的痛苦,更不用每天晚上在厕所哭泣。

后来我想明白了,承受的所有的苦难就是为了遇见她。

遇见你要先苦后甜。

你跟在秦女士身边,看着瘫在沙发上的我们,笑的轻柔柔的。
你的目光似乎在我们头顶上打转,那个时候我们没都没去修剪头发,最自恋的洋洋也没有,我是最懒的。可是对上你的目光,我还是条件反射的整理了一下头发。

你偷偷的笑。

她有虎牙啊?也不能说是虎牙叭?那么小和岳岳的还差的远。
犬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真的想看她呲出犬牙威胁人的样子。想想就很有趣。

“凡哥,你好高啊!哈哈哈”你站在我身边抬手比划我们之间身高的差距看到你才到我肩膀,还郁闷的瘪嘴有偷偷垫脚比划,下次不用垫脚你想让我低多少我就低多少,再像这次这样差点摔倒我可能会担心死。
差点摔倒还能笑出来也就你一个。
你知道么?在你眼睛放着光看着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最喜欢你。

“凡哥!你这个动作错啦!”你从队首走过来,轻轻扶着我的手臂帮我纠正动作,我并不因为和你的亲密距离而开心。
我觉得我没用,实话,我是团队里舞蹈最拖后腿的,经常因为我导致大家都不得不重复好几遍对他们来说已经很熟练的动作。
而你,是我们这里舞蹈底子最好的,和弟弟一样,舞蹈老师经常夸你们,把你们左右搂着,大力的拍着你们的肩膀,你和弟弟吃痛,相视一笑吐舌头。你经常和弟弟一起扒舞,练习到很晚,你们有了别人无法插足的默契。
多么般配?
那段时间我很郁闷啦,经常把小于拉到厕所诉苦。嗯……其实也算不上啦!我也不知道我都很小于说了啥,就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小于经常听我说,有一次我怼他我说你也说点啥啊!
“我想上厕所。”
你好像没见过小于这个样子,咬牙切齿一脸猪肝色。
那你就上呗!
我是这么说的,之后我就被赶出来了,我知道你听了这件事以后你又会笑的说我傻。
是傻啊!不傻怎么会喜欢你这个人。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