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毛

希望每一个人快乐

娄和你/4/

  在大厂的日子过得很快,你每天都励志做大厂最宅的工作人员。
  
  帮一些有需要的练习生画日常妆给其他人安利一些面膜和当季新品,顺便等待每天来蹭手机的男孩。
  
  真的只是顺便。
  
  男孩手机被节目组彻底没收,原因是男孩不止一次聚众吃鸡,每天在宿舍战斗之剧烈惊到了导演,在坑了导演一把之后,被导演彻底带走了手机。
  
  于是每天还能玩一个小时手机的男孩,现在没了手机天天在你的化妆间准时报道。
  
  哼哼唧唧的坐在化妆台上,跟你哭丧个脸和你说话,还要求你放歌伴奏。
  
  你总感觉他有点其他目的。
  
  “姐,我想玩手机。”终于男孩拉着你的手,满眼期待的看着你。
  
  你盯着男孩,叹了口气,你知道你无法拒绝,把手机递给男孩,男孩开心的抱住你,之后又马上不自然的松开你,自己坐到一边玩手机。
  
  你松了口气,转过身佯装自然的收拾东西,内心的不安越来越放大,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咳…姐密码。”
  
  “0612”你没回头。
  
  “姐?你生气了?”
  
  身后传来男孩略带不安的声音,你收拾东西的动作一停,回头对着男孩微笑着说。
  
  “没有,只是刚才在想事情。”
  
  我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
  
  你转过身继续收拾东西,你好像确定自己心中的不安来源于那里。你有些慌乱不小心碰到了一边的玻璃杯。
  
  玻璃碎掉的声音在只有轻微游戏声音的房间里很是突兀。
  
  你的手被杯子里的热水烫的微微发颤,你甩了甩手,蹲下身试图用手把地上的玻璃碎捡起来。
  
  “疯了?”
  
  男孩的手在半空中拉住你的手,皱着眉头看着你手背上被烫出的红印,把你拉到一边往你手背上呼气一边用你给男孩买的冰可乐给你敷在烫伤的地方。
  
  “玻璃碎怎么能用手捡?”男孩瞪你“不说化妆师都很看重自己的手么?你怎么就不爱惜你……的手呢?”男孩一边给你敷手一边絮絮叨叨的训你。
  
  “对不起”你低下头装可怜,嘴边挂着笑。
  
  “自己拿着!”男孩还是瞪你,把可乐递给你,自己转身去收拾地上的玻璃碎。
  
  你看着男孩安静的收拾的样子,心里弥漫出不该有的情绪。
  
  贪得无厌。
  
  你现在这样形容自己。
  
  你们从陌生人到现在算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你也从一开始的无法相信小心翼翼的和男孩相处到现在随意的开玩笑。
  
  你本应该满足的。
  
  你已经到了你想要的人身边,你们已经是朋友了,你还在想什么?
  
  你收敛心中的想法,看着已经收拾完了的男孩,眉眼带笑。
  
  真美好。
  
  你忽然很想把这样的男孩拍下来,你拿过手机看着手机里突然出现的三页小游戏,觉得自己的表情有点崩塌。
  
  “娄滋博”你叹了口气“过来一下。”
  
  “怎么了?手还疼?”男孩面色紧张的过来。
  
  “没有。”你真的对男孩提不起脾气,你泄气的把脑袋杵在男孩的肚子上。
  
  “……”
  
  就在你以为男孩会把你推开的时候,男孩只是把手放在你的头上摸了摸。
  
  你把手环在男孩的腰上。
  
  不推开就不推开吧,就让你好好的做个梦吧。
  
  “谢谢你。”
  
  谢谢你的出现。
  
  谢谢你没有拒绝我的靠近。
  
  谢谢你没有发现我的心思。
  
  要不然你就会离开我的吧?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