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丧毛

娄滋博女友

娄和你/10/

  “你生气了?”我一直盯着姐姐的脸,姐姐没什么表情只是笑着说没有刚才在想事情的时候,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情绪。
  
  似乎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吧?
  
  我看着姐姐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闷闷的,这种感觉很奇怪,连打游戏都提不起来精神。
  
  房间很静,只有我打游戏的声音,忽然我听到什么碎了的声音,还有姐姐的轻微的声音,
  
  我抬头看见姐姐正蹲在地上,要用手捡地上的玻璃碎,我觉得我当时的理智什么的都不是受我自己控制的。
  
  我跑过去,拉过姐姐的手,看到手背上触目惊心的红色烫印,我感受到我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
  
  “疯了”我想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这么凶和姐姐说话“你就不能爱惜一下你”
  
  话里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我已经意识到了不对。
  
  “……的手?你们化妆师不都是很珍惜手的么?”我仓皇补上这句话,说了我都不信的借口,我拉着姐姐的手坐好,用可乐给手背冰敷。
  
  我全程没敢看姐姐的眼睛,我怕,我怕姐姐揭穿了我自己都心虚的借口。
  
  弄了一会我就去收拾玻璃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姐姐身边的时候我的心跳就变得很奇怪。
  
  没收拾一会儿我就听见姐姐叫我,我以为是烫的地方疼,很急的走过去。
  
  看到了姐姐很无助很难过的表情。
  
  在我的印象里姐姐永远都是温温柔的笑在化妆的气候表情很严肃,偶尔会盯着某一处发呆。
  
  但是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么无力的表情。
  
  为什么?
  
  为什么你难过我的心也跟着痛呢?
  
  姐姐把头靠在的我的身上,什么也没说,我的心跳突然变快,心中刚才的疼痛似乎被姐姐柔软的手轻轻抚平。
  
  我把手放在姐姐头上,是和摸可乐不是一个感觉啊。
  
  我这样想着,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把手环在了我的腰间,我往前走了一步,离姐姐更近了一点。
  
  我突然发现这样的姿势很像情侣,之前在街角无意看过的情侣,他们就在路边维持这样的姿势。
  
  那时候他们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拥抱呢?
  
  那个拥抱之后的几天,我没有很少能看见姐姐,大部分看见的都是姐姐离开的背影。
  
  有一次我来化妆室找姐姐的时候,一个姐姐拉住我,说叫我以后不要来了,说这几天姐姐一直在发呆问他东西也不回答,叫我不要打扰姐姐了。
  
  于是我就没有了手机,我很不开心,可我觉得这个不开心或许是来源于其他的什么。
  
  我不确定是因为什么,但我知道这是来源于姐姐的原因。
  
  因为我很早就知道姐姐的情绪会牵动到我。
  
  于是我就去找姐姐,我想知道原因,可当我走到门口我就开始犹豫了,门遮挡不住里面摔东西的声音,还有隐隐的哭泣声。
  
  原本犹豫不决的我在听到哭泣的声音的时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抬起了手。
  
  姐姐啊,我想问你为什么哭
  
  你为什么会影响到我的情绪
  
  为什么不开心
  
  为什么躲着我。

评论(1)

热度(7)